亚博yabo456vip网页登录|全球体育NO1

无障碍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体育新闻 > 足球新闻

梅州,一个客家地区的足球传奇

发布日期:2021-12-29来源:羊城晚报作者:柴智 林本剑 杨楚滢字体:[  ]背景颜色:

  “看戏要看梅兰芳,看球要看李惠堂”——“球王”李惠堂在梅州是怎样的存在?点击收看视频↓

  梅州足球发展有哪些心得,底蕴有多重要?他们这样说……点击收看视频↓


  梅州是一座“血液里流淌着足球”的城市。12月22日,梅州市五华县体育场,中甲球队“梅州客家队”,在最后的读秒阶段以1比1绝平昆山队,惊险地拿到了中超直升入场券。2022赛季,将因此出现广州队、广州城队、深圳队、梅州客家队等四支广东球队征战中超赛场的盛景。

梅州客家将士庆祝冲超成功

  “梅州客家队”的成功冲超点燃了整座城市的足球热情,让拥有148年足球运动历史的“足球之乡”以高光之姿重回人们的视野。五华县体育场赛后锣鼓喧天,整个县城成为欢乐的海洋。

  现场见证“梅州客家队”升超的梅州市民魏远平告诉羊城晚报记者:“每年春节初三到初七的‘球王杯’足球赛,场面比这还要热闹,一万多名球迷将看台挤得水泄不通,为各自的乡镇加油打气。”过大年、踢足球,一年到头最重要的时刻,梅州人依然与足球同在!

  在梅州,踢球、看球、议球已成为市民的一种生活方式。梅州市足球运动中心主任丘建谊对于“足球之乡”的内涵有着更深层次地解读:“梅州足球的魂是历史的传承,梅州足球的根是老百姓‘全民皆足球’!”

  一、足球“魂”:球王故里,底蕴深厚

  丘建谊口中的“魂”,是梅州与足球的历史渊源和深厚底蕴。据《五华县志》记载,1873年德国传教士毕安、边得志在五华元坑创办中书院,在中书院右边的山窝里开辟一个足球场,教学生踢足球,首次将足球运动作为体育课程传授,将现代足球传入中国,开中国内地足球运动之先河。2015年11月,五华县元坑被国家体育总局认定为中国内地现代足球的发源地。

五华奥林匹克体育中心,又叫惠堂体育场

  将军山下,全国首家现代足球旧址公园已于今年开园,这里恢复了148年前的中书院、足球场、教堂和环山跑道,一块“中国内地现代足球发源地·长布元坑”的石碑格外醒目,诉说着往日辉煌的足球岁月。

  从长布元坑到横陂老楼,不过区区50公里,半个世纪后,客家“四点金”式经典建筑联庆楼再度因足球而名闻遐迩——“看戏要看梅兰芳,看球要看李惠堂”。

  梅州五华人李惠堂驰骋球场二十五载,两次参加奥运会,曾任中国足球队队长以及亚洲人在国际足联的最高任职——国际足联副主席,并于1976年和贝利、马修斯、斯蒂法诺、普斯卡什一起被评为“世界球王”。

五华奥林匹克体育中心外,李惠堂的雕像

  曾雪麟、王惠良、池明华、谢育新……上世纪八十年代,堪称梅州足球的高光时刻。当时,涌现出了国家队主教练曾雪麟、国家队队长王惠良和池明华、蔡锦标、杨宁等名帅、国脚。1989年出征意大利世界杯预选赛的中国国家队中,谢育新、郭亿军、伍文兵和张小文都来自于梅州市兴宁县,“一县四国脚”一时传为佳话,这也创造了梅州足球的巅峰时刻。

  “当年的国家队首发名单,梅州人一度占据半壁江山,我们梅州足球也被视为‘南派足球’的典型代表。”回顾梅州足球的历史,丘建谊满是自豪。

  足球之乡里,巾帼也不让须眉!梅州梅县在1950年就已经拥有五支女子足球队,是全国女子足球最活跃的地区之一,到1981年女足增加到十六支。第一支广东省女子足球队就选拔了吴伟英、李小兰、张小丽、廖怀萍等9名梅县人,其中吴伟英和李小兰还入选中国女足并参加了第二届女足世界杯。

罗桂平(右)在今年的东京奥运会上

  今年的东京奥运会上,来自梅州的罗桂平、林宇萍、李晴潼、陈巧珠四名队员代表中国女足出战,“足球之乡”的铿锵玫瑰,在历史传承中完成了交棒。

  二、足球“根”:全民皆足球,全年赛不停

  目睹梅州客家升超的魏远平,是五华横陂足球小镇的一名普通员工,今年代表广东队获得第十四届全运会群众体育项目五人制足球男子乙组冠军。

  魏远平向羊城晚报记者介绍,代表广东出战全运会五人制男子足球甲组和乙组的两支球队,全部出自梅州五华,并最终获得1金1银的佳绩。“乙组的年龄界限是40岁到60岁,当时是全县选拔,我的队友有教师、医生、工人、生意人等,来自于各行各业;我们只有三四个月的训练备战时间,但最终大家的拼搏,换来了宝贵的金牌。”

  在魏远平看来,这枚金牌反映的是梅州民间足球的真实水平。“梅州人对于足球的爱是发自内心的,平常想踢球不提前预约连球场都租不到。到了春节,年初三到初七的‘球王杯’赛是五华县传统的足球‘大餐’,以前是30个镇先打预赛,如今则是8个镇直接在过年期间进行决赛。”

2014年,梅州客家队在足协杯第三轮比赛前合影

  魏远平表示,疫情前“球王杯”从未间断,到2018年已连续举行了17个年,“足球赛是五华人辞旧迎新的最好方式,比赛时五华县体育场免费开放,几乎场场爆满,气氛丝毫不逊色于任何一场中超。”

  在魏远平的朋友中,魏道波被其调侃为“足痴”。“他的世界里只有足球,躺在酒店都要尝试颠球、练球。”魏道波是魏远平全运会代表队的队友,在乙组以7粒进球排名射手榜第二。

  跟记者见面时,他刚刚结束了两场比赛:“上午赶去梅县踢了梅州高校校友杯足球赛,下午又赶回五华踢了一场比赛。我一周基本保持三、四场的节奏,社会俱乐部踢两场,单位队踢一场,保守估计一年起码能踢200场。现在我们各个镇都有足球协会,平常节假日比赛不断,过年期间各个村之间都会进行交流比赛。”

  据魏道波透露,五华县当地业余足球的约球社交群,他知道的就超过50个,简直是全民约球。足球是魏道波唯一的爱好,也是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告诉记者,像他这样对足球如痴如醉的人,在梅州数不胜数。

  今年8月梅州市体育局发布的《梅州足球行业研究报告》,梳理了梅州足球的发展现状、足球产业规模:在2020年中国省市足球发展健康指数排行中(中国足球协会发布),梅州市以82.8分高居全国第一;足球人口占梅州市总人口的28.3%,居广东省21个地级市首位;只有3%的足球人口在2019年既没有观看过足球赛事,也没有参与过足球运动;每月至少观看一次职业赛事的足球人口占比接近六成,每月都踢球的足球人口超过六成。

  据丘建谊介绍,梅州本地的足球赛事一年到头从不间断,已构建起职业、社会、青少年三类主体全覆盖,市、县、镇、村四级区域全覆盖,体育、教育、社会三个系统衔接有序、等级分明的竞赛体系。

  “我们梅州官方统计一年大概有5000场足球赛,涵盖五四青年杯、职工杯等,而且团市委、市直工委、工会都会与体育局联合主办杯赛。另外,梅州市足协主办的梅州市足球甲级、乙级联赛已连办三届,疫情前的主客场比赛会连战三到四个月。2019年1月落成的惠堂体育场,在启用之初就成功承办了‘一带一路足球邀请赛’和‘女足四国邀请赛’。这还只是官方留有记录的,而民间自发的、社会团体组织的比赛则不计其数。”

  三、足球“策”:“五抓”措施,久久为功

  “正是有了深厚的群众基础和良好的足球氛围,我们梅州市各级党政部门才顺势而为全力推动足球的发展。”梅州市体育局局长陈远洋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将梅州足球的发展模式归纳为五个词:党政重视、部门协同、社会支持、群众参与、久久为功。

  在此基础上,从青训培养、社会足球到职业足球,梅州都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在人才培养、赛事运营、场地建设、足球产业链打造等多方面均在良性健康地推进。

梅州客家女足球员陈巧珠(右)在今年女超联赛中过人

  自2009年提出振兴“足球之乡”计划以来,梅州市先后出台了19份足球发展专项文件,囊括了足协实体化、职业俱乐部扶持、场地建设、人才培养和产业培育等多个领域,自上而下地全面振兴梅州足球。梅州市体育局遵循足球发展规律,推动“五抓”措施的落实:狠抓组织体系建设、足球场地建设、人才队伍建设、职业足球改革和赛事体系建设,为夯实足球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梅州市在机构改革中将市体育局保持单列,以顶层设计引领县、镇推动足球组织体系建设。成立了市县两级足办、足协,并出台和落实场地建设奖补激励机制,引导全市充分利用路边、村边、山边兴建足球场,同时鼓励足球场进学校、进乡村、进景区。

  据陈远洋介绍,除了建成梅县宪梓体育场、五华奥体中心等能容纳数万观众的标准体育场馆外,“目前梅州市拥有1027块足球场地,已实现市、县、镇的全覆盖,每万人拥有的足球场地数量为2.64块,为广东省之最。”

  四、足球“苗”:体教社融合,深耕校园

  社会俱乐部深度参与校园足球,是梅州校园足球的一大特色。梅州市是欠发达地区,政府用于足球发展的经费不像珠三角那么充裕,因此梅州足球的发展与经济发达城市有所区别,陈远洋提出了“体教社三融合”的发展思路。

  “目前国家在大力倡导体教融合,而推动体教社‘一体化’是梅州对于这一思路的延伸和创新,我们的青训发展离不开‘社’。”陈远洋口中的“社”,是指社会俱乐部。“来自财政的资金支持有限,我们的足球普及和基础工作更多的是由社会俱乐部来完成,让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足球青训公益事业,我们也非常感恩那些不忘初心、出钱出力的乡贤、企业和足球名宿。”

梅州客家冲超成功是梅州成功开展足球运动的一个缩影

  振城足球俱乐部被公认为梅州校园足球联动社会足球俱乐部、推动“体教社融合发展”的一个样板。俱乐部负责人杨峰告诉羊城晚报记者,振城俱乐部以公益足球为主,目前与梅州七所青训驻点学校合作。经过多年的实践,他们已经形成了一套较为成熟的运作体系:从刚入校的一年级小学生中海选,选出30人的队伍并提供免费的培训,一周五练,每次两个小时,一学期后成型入队的人员将精炼为15人左右。

  每所驻点学校拥有大小年龄段两支男足校队、一支女足校队,每个月都会进行校际交流比赛。“我们从比赛中再发掘优秀的足球苗子,组成精英队进行专业、系统的培训,出类拔萃者将有机会被输送到市县级体校。”杨峰表示,他们的使命就是在小学三年级前普及足球、培养兴趣、发掘人才。

  而嘉应新匠足球俱乐部则代表了梅州社会青训机构的另一种培养路径和发展模式,其主要目标除了在学校普及足球,在免费的训练和比赛中发现好苗子外,还负责将好苗子往职业足球领域输送,并帮助球员做好未来的职业规划。

  俱乐部负责人谢新忠说:“小学五、六年级是分水岭,有天赋的球员将被输送到职业俱乐部,能力略差的将参与校园足球,再输送到有足球特色的初中。对于在册学员,我们会时刻关注他们的训练、生活、思想教育和心理辅导,进行更为系统的管理。”

  记者了解到,嘉应新匠足球俱乐部常年向梅州客家俱乐部梯队和富力足校输送有潜力的球员。梅州全市类似于“振城”和“嘉应新匠”这样的足球特色俱乐部多达127家,它们开展的校园足球青训活动已深入到各区县中小学,全市青训已向形式多元化、网点普及化发展。

  据丘建谊介绍,梅州全市有全国校园足球特色学校83所,省校园足球推广学校138所,市校园足球特色学校286所,市级以上的足球传统项目学校24所。参与足球运动的学生人数达25万人,约占全市中小学生总数的40%。“校园足球每年都有希望杯,而且小学、初中、高中和中职学校每到周末几乎都打比赛,像五华县2018年校园足球联赛全年的举办场次就多达700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