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yabo456vip网页登录|全球体育NO1

无障碍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体育新闻 > 足球新闻

【中超】从少年到未来:陪伴广州队闯荡天涯

发布日期:2022-01-07来源:羊城晚报作者:字体:[  ]背景颜色:

  广州天河体育中心,北门东侧的球场,是广州队在中超联赛第二阶段比赛的训练场。在没有比赛的日子里,球队就在“大本营”训练。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在周遭走一走、问一问,甚至会得出“广州市民不爱看球”的结论。但这不是真实世界的全部。

  于2022年1月4日收官的中超2021赛季第二阶段八轮比赛,广州队出战的赛场外,必定有一群鲜红色的身影。他们摇旗呐喊、放声高歌,竭力喊出如同在场内的气势。这种看似“疯了”的行为包裹了太多复杂的情感。广州队之于他们,是生活中客观的存在,是远超兴趣爱好的不可或缺,也催生了生活一次又一次的转向。

  翻山越岭去看球

  场外助威的女球迷很少,阿瑜是其中一个。与大多数广州队球迷不一样,阿瑜不踢球,也不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与广州队之间缺乏天生的亲近和连接。但足球、球迷文化的魅力与魔法恰恰在于将天南地北、毫不相干的人聚集到同一频道上。

阿瑜(后排左1)和她制作的助威横幅

  因为身高的缘故,阿瑜在中学阶段一直是学校篮球队的成员,关注各类球赛也成了“家常便饭”,就连中考前“临门一脚”也不例外。熬夜看2005荷兰世青赛的疲劳被带进了考场,但也成为了她笔下的素材。阿瑜清晰记得,她将那支由周海滨、郜林等球员组成的中国国青队喻为中国足球的希望,写进了语文作文。

  在阿瑜看来,成年后坐大巴从江门到广州、蹭同学的宿舍、用抽来的球票带同学去看球,都不是她与广州队结缘的起点,足够深刻的记忆留给了2012年足协杯决赛,当时的广州恒大队在客场对阵贵州人和队。阿瑜当时身在广西河池金城江山区当志愿者,但云贵高原的崎岖困不住看球的欲望。从距离上看,金城江离举行比赛的贵阳市不过400公里,但山区复杂的地形让路途的耗时翻了一番。“从山里面到金城江县城只有二级公路,得从山里绕出来,坐车也得四个小时。下来以后,还坐了五小时普快硬座火车才到贵阳。”

  “贵州客场很荒凉,但是很多广州恒大队的球迷都去了。比赛完了以后根本打不到的士,也不敢坐黑车。”这趟旅程不仅需要翻山越岭,还面临诸多难题。“从球场出来走了几公里才打到车,又累又饿。后来吃了个夜宵,很辣。”比赛的输赢已不再重要,留下的是宝贵的经历。

  给予未知旅行勇气和信心的应当是远征群里素未谋面的球迷。“他们是远征的常客。很多都是线下第一次见面,但因为经常在群里‘吹水’,彼此都很熟悉了。如果不是广州恒大,走在路上也不可能会认识。”

  前有阿瑜跋山涉水看比赛,最近也有球迷王嘉昇跨省驱车8小时回广州为球队助威。22岁的王嘉昇同样不是广州人,此前几年有从肇庆开车到广州的习惯。不过,这次更为特殊。“这是本赛季最后一场比赛,是非常有纪念意义的一场,希望不要缺席本赛季的最后一场。”广州队的未来悬而未决,抱着不缺席的信念,在广西南宁工作的王嘉昇赛前一天独自开车从南宁出发,一路上花了8个小时才抵达广州。

  尽管没有阿瑜和王嘉昇这样独特难忘的看球历程,但今年在华南农业大学读大三的吴永麒仍有一个与广州队紧密相连的青春。2017年亚冠1/4决赛首回合,广州恒大以0比4不敌上海上港,次回合广州恒大回到主场至少要打入4球,方有机会翻盘,难度之大可想而知。“晚自习下课,我在饭堂买夜宵,听到有同学说恒大队要翻盘了。宵夜都没买,马上冲回寝室偷偷把手机拿出来看加时赛。”时至今日,当时的高中生吴永麒仍很激动:“虽然最后还是输了,但是印象特别深刻,尤其是郑智最后带球从后场一条龙推进到前场。”

  沁入生活,重塑生活

  结束支援、离开广西后,阿瑜考虑是否要回家乡江门发展。在球迷会买下的那张年卡给了阿瑜一个留在广州的理由,催生了一个留在广州的决定:“完全是为了看广州队比赛才留在广州的,之后每年的每个主场都会去现场。”

吴永麒(左)和董宜坤(右)雨夜中一起为广州队助威

  一切看似巧合,但更多是内心渴望所造就的必然。吴永麒是福建人,选择到广州来念大学也是因为广州队。“高中时候的梦想就是在大学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喜欢足球,喜欢广州队。高考那年,我可以选择华南农业大学和浙江工业大学的,因为我特别喜欢广州队,所以就毫不犹豫地报了广州的学校,这样可以经常到现场为广州队助威。”说起当年的高考,吴永麒透露了自己的“小秘密”。在没有疫情的2019年,吴永麒周末的时间都是用来看球的,足球已经完全融入到他的生活当中。

  很多朋友都无法理解阿瑜对广州队的痴迷,“中超踢得这么烂有什么好看”的声音不绝于耳。“完全不是因为成绩,而是因为现场氛围,这些球迷让我感觉这(广州队)是一支值得热爱的球队。” 阿瑜坦言,广州恒大队主场5万多人山呼海啸的呐喊、排山倒海的气势、独树一帜的粤语助威足以让人沉醉。

  深度融入球迷会,与其他球迷产生的连结与互动则重塑了阿瑜自诩很“宅”的生活,结识了五湖四海的朋友,创造了外出游玩的机会。每年仅有的五天年假,阿瑜都留给了广州队的客场比赛,“一年到头都安排得明明白白”。2020年中超,阿瑜为了广州恒大队在苏州呆了一周。

  重庆、杭州、长春······一路追随广州队远征,阿瑜还收获了爱情和婚姻。阿瑜与丈夫都是球迷会的成员,相识于重庆的一次远征。同为球迷所产生的信任感和认同感,在一步一步的相处、一次一次的远征中发生了化学反应,最终两人在广州结了婚安了家。“平时会一起聊足球,一起看球。他喜欢尤文图斯,会拍下尤文的球衣抽真空保存,广州恒大的球衣平时都会穿。我们都很希望疫情之后,也有机会到韩国去看看比赛。”

  粤语助威是广州队独特的球迷文化,吴永麒刚来广州、加入球迷会时并不懂粤语,但这并不妨碍他参与其中,还在去年当上了球迷会的鼓手。“球迷会的大哥教我唱队歌,经常带我去踢球,让我快速融入球迷会的集体中。粤语现在基本都听得懂了,会说一点简单的。”吴永麒认为看球和学业不会产生冲突:“1月4日是(中超2021赛季)最后一场比赛,第二天有考试,我还是去现场支持了,看完球就立马赶回学校疯狂复习……”

  董宜坤是吴永麒的学弟,2020年从海南海口到广州上大学才加入了球迷会,一年时间里练就了广州队球迷的基本素养,最近这段日子他们常结伴出现在赛场外为广州队助威。“每天必聊广州队,和同学聊广州这座城市也会叫他们一定要来支持广州队,每天都要关注广州队的新闻,特别是球迷会有活动就要重点关注。”

  模糊但确定的未来

  广州队前程未卜是摆在台面上的事情,甚至有很多传闻流出,刺痛了球迷的心。

  进入中超第二阶段比赛以来,羊城晚报记者问过很多球迷同一个问题:对广州队的未来发展有什么看法?他们的答案和期盼都大同小异:“广州队在就好。”

2021赛季最后一轮结束,广州队感谢包括球迷在内的各方支持

  是啊,在就好!毕竟“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只要在,他们就还有一个送炭的去处。

  竞技体育的世界注定无法放下对输赢的执着,这样的答案需要球迷作注释。王嘉昇说:“最大的心愿是不变,拿第一什么的已经不现实,希望球队和球迷这个大家庭一直都在。如果大家能够拿出百分之百的热情和激情去面对每一场比赛,哪怕是输掉比赛,作为球迷我也会非常开心。”

  “红姨是看球时认识的一个朋友,已经65岁了,我们经常一起聚餐。她天天问我什么时候有球看,想去现场看球,她全程跟着蹦跳、助威都不累。”阿瑜难以想象没有广州队的日子会是怎样的。或许会少了很多球迷邻居,通讯录里的球迷朋友都成了普通的网友,没有机会约着见面、聚餐,也没有了理由往外跑。“一直很感谢广州队,丰富了我的日常生活,带给了我很多的朋友。没有球看的时候,下班只会宅在家。”

  若没有了广州队,阿瑜因球队而留在广州的理由亦难以成立。“没有特别喜欢的球员,单纯地喜欢这支球队。如果广州队没有了,广州其他甲乙丙丁队我也不会看了。毕竟没有第二个青春,没有这么多心思去追了。可能会回江门或者丈夫家乡去生活。”

  从高考后完成人生一次重要选择开始,吴永麒和董宜坤的未来计划已经和广州队、广州这座城市捆绑。他们都希望在大学毕业后继续留在广州读研,继续看球,为球队助威。董宜坤说:“如果不读研,出来工作的话也会首先考虑留在珠三角、留在广州。一边当球迷,一边在广州生活下去”。

  董宜坤真正加入球迷会、成为广州队球迷也不过短短一年。“第一是开心,特别是广州队进球的时候,现场那种疯狂的气氛。第二是感动,这一年掉过不少眼泪。”董宜坤有些许不好意思:“最后一场张琳芃罚失点球,还有邓涵文对着球迷擦眼泪的时候,忍不住哭了。希望广州队能坚持下去,挺过这个难关。”

  未来,董宜坤还希望能和吴永麒一样,成为球迷会的鼓手,用内心迸发的热爱和信仰来击鼓,来号召身边的人、号召广州队球迷一起为广州加油。

  ■链接

  广州球迷组织

  1994年中国足球职业化开始后,广州地区就出现了球迷组织。

  太阳神年代曾有“广州市球迷协会”。广药时代,2006年成立了“广州球迷大联盟”,常年活跃的球迷人数在千人左右。

球迷观看广州队公开训练

  恒大入主广州足球后,广州的球迷组织蓬勃发展,官方认定的球迷组织协会从2011年的8家(广州球迷联盟、广州南粤球迷文化协会、广州十二卫球迷会、广州网络球迷联盟、广州高校球迷联盟、广州市花都区球迷协会、佛山球迷联盟、吴川球迷联盟,球迷称之为“老八会”),壮大到如今的23家,组织数量、人数规模、影响力等都成倍增长。

  疫情之前,每年购买广州队主场套票的球迷有1.5万人,加入各大组织的球迷也早已不仅仅局限于广东省内,全国各地甚至是海外都有很多广州队球迷。每一次广州队踢亚冠客场,均有当地的华人留学生到场助威。


分享到: